搜索

初恋与哲学家

[复制链接]
ƶ 发表于 2021-7-21 23:3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ƶ
2021-7-21 23:33:30 6 0 看全部
哲人王
  
  年轻的时候,你很难分清楚,你所爱慕的那个人究竟是真的很特殊,还是假装有才华。
  
  小屯喜欢那个少年,喜欢到这样一种程度:如果他赞美路边的月桂树,她会去砍倒那棵树,全部送给他。
  
  没有抖音、不玩直播的年代,男孩和女孩会有各种庄严肃穆的方式彼此认识,比如说文学读书会上、名教授的讲座上。
  
  严教授来到喻家山那天,一场诗赛在热闹进行中,但是参加这种比赛的诗,写得太正经,没意思,小屯百无聊赖中途跑路了。天色已经黄昏,云杉树下,白衬衫的少年坐在一块石头上,大声念叨:“她美丽得犹如思想的影子/茫茫水域中/她是唯一的陸地。”
  
  不管是在欧洲还是亚洲,两千年前,最好的哲学家就是最伟大的诗人,两者不分家。没有无聊的脚注注释,也没有故作高深的参考文献,一切都是新鲜活泼、横空出世的。小屯必须承认,这一刻,那个吟诗的男孩很迷人。
  
  男孩如深渊般的眼睛凝视她,骤然伸出手来,说:“我们走。”
  
  你是谁?谁是我们?为什么跟你走?走到哪里去?
  
  这些问题在小屯的心里徘徊,但她没来得及问出口,男孩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牵着她穿山渡坡,上楼拐弯。人世间的风雷闪电,发生的速度也不过如此吧。
  
  小屯胸口浪潮翻滚,但表面上却平静如猫——冬天夜里偎依在火炉旁边温暖恬睡的那种猫。
  
  难道毕业之前爱情光临?初恋虽然迟到,但还是到了,没什么可多说的,爱情就是这么回事,情不知所起,一触即发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  
  小小的兽
  
  男孩带着小屯去听晚上的名家讲座,男孩叫卢松。
  
  大名鼎鼎的严教授站在讲台上高谈阔论,他是卢松的学术偶像,那么的道德文章,那么的标崖风范,那么的贤者境界。
  
  当时小屯不知道人本来就披着人皮,就好比她也不知道语笑朗朗的清瘦少年也会变成野兽。
  
  野兽其实一开始就是野兽,只不过在他们天真年幼的时候,眉目面貌还具有欺骗性。
  
  严教授侃侃而谈:“这样一个混乱喧嚣的时代,我们仍然需要哲人王,庸众只关心眼前的短暂利益,哲人却应该思考天上的月亮、地上的诗意。”
  
  讲台上面的严教授话音刚落,讲台下面的卢松接口继续:“您说得太对了,人生的关键,还在于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,拒绝功利的诱惑,如同荷尔德林所说,我们应当诗意地栖息。”
  
  现场响起雷鸣一样的掌声,严教授表扬:“有这样的年轻人,我为你们骄傲。”
  
  小屯看到卢松的眼睛里闪烁着喜悦,那大概就是惺惺相惜吧。
  
  小屯坐在旁边,仰望着这个少年,真有点仰之弥高的错觉。
  
  讲座结束之后,严教授邀请卢松和小屯一起共进晚餐。也许之前是喜欢卢松,那么现在开始,小屯有点崇拜他,做他的女朋友,与有荣焉。
  
  端起杯子,严教授看着小屯说道:“卢同学,你的女朋友挺漂亮的。”
  
  卢松特别高兴,反过来向严教授敬酒,教授随意,他一口干了。他酒量完全不行,充其量跟几个合志同道清谈玄虚的同学喝一点点啤酒。
  
  然后卢松就滑落到桌子底下,小屯扶他到学校医务室醒酒,没顾得上跟那位严教授说话,但严教授扶了一把小屯的肩膀。
  
  尼采和萨特
  
 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,恋爱的第三个月,小屯接到来自医院的电话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其实她压根就没听清,但听到卢松的名字,就是天大的事。匆匆忙忙赶到医院,打过麻药的卢松还没有清醒,他的父母来了。一见面,作为长辈的卢松妈妈劈头盖脸骂小屯:“你是他女朋友,你们天天在一起,你都没看好他?”
  
  小屯一脸茫然,心想:“我看好他?他又不是一只猫或一只狗,他是个比我高大的男生呢!”
  
  咬着嘴唇哭了半天,小屯洗手打水,帮卢松擦手背及胳膊上的血。那些血迹早已干枯,显出乌黑颜色,混合着衬衫上的汗水发酵,带着酸腐腥臭味。
  
  卢松右眼严重受伤,紧急处理之后,留院观察。他跟一个男生打架,打架的原因相当荒谬,彼此都是哲学系的同学,因为某个观点立场不同,为了各自的偶像尼采和萨特,你挥老拳,我踢狠腿,大打出手,在宿舍里撕扯翻滚,衣服上还沾满了饭菜汤汁。卢松母亲痛心疾首地抱怨,小屯一点也不想听,她耸动鼻子判断汤汁味道,莫名其妙的,念头飘逸了一下,心想,大概是松鼠鳜鱼。
  
  把小屯数落了半天,卢松妈妈发泄掉情绪,终于意识到自己太过分了,自己的宝贝儿子在男生宿舍跟同学打架,女朋友又不在现场,关小屯什么事?
  
  卢松爸爸躲在走廊里抽完烟说,“你给这孩子道个歉吧?要不然,还觉得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懂事。”
  
  卢松妈妈瞪了卢松爸爸一眼,憋出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
  
  默不做声的小屯反倒安慰起他们:“你们工作很忙吧?别担心,这几天我都会陪着他的。”
  
  与卢松打架的男生手指骨折,打石膏去了。卢松则被击中眼球,鼻子也破了,流了一脸的血。
  
  小屯心里有一丝困惑,男生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啊?至于为这种事情打架吗?打成两败俱伤的结局,是尼采会照顾他们,还是萨特会给他们报销医药费?
  
  当然是父母报销医药费找学校求情打招呼,女朋友在旁边端茶递水倒尿袋洗内裤。尼采和萨特都已经作古,也不会从地底下活过来管这种闲事。
  
  小屯其实很清楚,卢松的爸妈只会为他们的儿子同时出现,因为他们离婚好几年了,至于为什么会离婚,卢松从来没有跟她提过。如果问起来,也是大人的事情小辈管不了。
  
  一碗好汤
  
  夜里七点半,很快就到禁止探病的时间。一位手上还打着白色石膏的男孩来病房找人,被挡在门外。小屯去见他,他讲话啰嗦口齿不清晰,解释了老半天,小屯终于搞明白,他用黑鱼和萝卜一起炖了一碗汤给卢松,本地人管这个叫财鱼汤,很补,连医生专家都会让做完手术的病人喝这种汤。
  
  装汤的容器,是一个烙了云雀图案的搪瓷保温壶。
  
  “你是谁?”小屯问。
  
  那男孩摇摇头,欲言又止。
  
  “你不说,那我走了。”
  
        江苏白癜风微信交流群-




上一篇:外卖,我是不敢轻易
下一篇:医院医讯医院甲状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ƶ
论坛元老给TA私信

查看:6 | 回复:0

李沧论坛是青岛市李沧区最大的综合性门户论坛,提供李沧本地生活、消费信息、购物指导和情感交流的网上生活家园。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发展历程
联系我们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商家合作
广告合作
商家入驻
新闻合作

手机APP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站点统计| Archiver| 手机版| 小黑屋| 青岛李沧社区论坛
联系电话:15610000870 地址:山东省青岛市李沧区 邮箱:qd@qd46.com ICP备案号: ( 鲁ICP备130202623号 )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